黑人是如何毁掉底特律的?

文章和图片来源:网络

 

detroit 3

 

底特律原本是闻名世界汽车工业之都,是美国汽车产业三大巨头——福特、通用、克莱斯勒诞生的地方,美国中北部地区的工业中心。然而,自从黑人大批迁入底特律之后,社会治安急剧恶化,白人纷纷逃离,经济破产,许多被遗弃的房屋成了黑人罪犯和吸毒者的巢穴。近十余年,底特律都在全美“最危险城市”的排名中名列前茅。

 

detroit 1

 

政治正确和黑人问题
在美国左派主导的时兴“政治正确”的媒体和舆论环境中,很难把底特律真正破产原因公布于众并讨论。因为它涉及在美国谁都不敢惹、不愿碰的“黑人问题”,当然更有左派媒体不愿提及的“民主党左翼意识形态”问题。
底特律跟美国其它大城市一个明显不同是,它是美国北部大城市中黑人比例最高的,达82.7%。黑人多的地方,治安就不好,这是明显的事实(但却是美国媒体不愿提、不敢碰的议题)。像美国最大的城市纽约,曼哈顿的黑人区“哈莱姆”,即使大白天去那裡,都心有馀悸,因为街头到处是游手好闲、粗野暴力的黑人男子。在美国,人们习惯“政治正确”而不谈论黑人区治安不好问题,但选择居住时,却明显用脚投票。就像那个骂“白人是美国的癌症”的白人女文学评论家苏珊.桑塔格(SusanSontag),她可绝不去黑人区居住,至死都住在曼哈顿繁华、基本全是白人的富人区。她本身是白人,为什么不因为自己“是美国的癌症”而自杀呢!桑塔格这类虚伪透顶的白左,才是害美国、害人类的真正魔鬼!

 

detroit 12

 

底特律的根本问题在于,这个城市黑人比例高,导致底特律市长、政府和议会一直是黑人左派(民主党)当选执政。美国虽说是两党制,但在底特律,却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裡,一直是一党当权,左派当道。在美国,黑人绝大多数支持左翼民主党,奥巴马连任总统,拿到95%的黑人选票;克林顿时,也拿到近80%。
黑人多支持左翼民主党,所以当选的黑人左派市长、议员们就热衷实行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宽容犯罪等社会主义政策。黑人加左翼,才是底特律灾难的根源。
这种现像不仅仅是在美国。例如在非洲最大的国家南非,白人种族主义政权被结束后,一直是黑人掌权。南非的曼德拉们实行跟底特律的黑人左派一样的政策,结果把南非拖入同样的灾难深渊∶南非失业率高达25%,凶杀率和强姦率世界前列,艾滋病感染者世界前列,人均寿命只有52.1岁,比白人统治时代下降近20岁!
南非黑人当权只有20多年,就把曾被誉为“非洲之珠”的国家糟蹋成这个样子。而底特律左翼民主党的黑人当政已40多年,如果不是在美国这么好的大环境下,底特律早就得跟非洲比谁更穷了。
按族群人口比例,美国黑人是领取福利卷最多的族裔。黑人总统奥巴马上台后,美国发放福利卷更加宽松,甚至到了“猖獗”地步,奥巴马执政时美国领取福利卷的高达4800万人,差不多每六个美国人就有一个领福利。而事实是,美国根本不存在每六人就有一个活不下去的情况。太多的人在钻福利的空子。底特律黑人比例高,领取福利的人更多。有福利可领,那些在鬼城废弃房屋旁转悠、在曼哈顿黑人区哈莱姆的街头游手好闲的黑人等,才可以不去工作,因为可以躺在福利上吃别人,吃勤劳创造者的财富。美国很多装修、清扫、修整庭院等工作,都是墨西哥人等拉美裔在做,那些活儿黑人怎么干不了?就因为他们已成不需工作的“贵族”(因有福利可吃)。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黑人执政的南非。在南非五千万人口中,多达1500万人(近人口四分之一)领取各种政府救济。庞大的福利支出使本来拮据的南非经济捉襟见肘。
左翼民主党以自由的名义、高举著“善”和“更高道德”旗帜,找各种理由宽容罪犯。南非的曼德拉当选总统,就宣布废除死刑,结果导致南非的凶杀率飙升。据南非《公民报》民调,高达98.1%的南非人讚成恢复死刑,但遭曼德拉们拒绝。在底特律等黑人左派掌权之地,所以犯罪猖獗,跟民主党的“自由观”有直接原因。他们以人权的理由保护犯罪分子,却同时热衷炒作“种族问题”。如果发生白人杀黑人的案件,美国左翼媒体一定大肆炒作,煽动黑人上街闹事,激化种族冲突。然而,在底特律,还有黑人很多的芝加哥,几乎每天都有黑人杀黑人的案件,却不仅没人炒作,甚至都不被当作新闻,“杀”以为常了。无论底特律还是南非,治安恶化,都跟黑人左派掌权者的无能有关,他们在缺乏治理国家或城市的能力的同时,被白左意识形态严重毒化了头脑和心灵。
detroit 13
自从1973年选出首位黑人市长科尔曼开始,底特律经济和治安更加恶化。因为他向富人(大多是白人)多收税,然后给穷人(大多为黑人)发福利。白人感到不公,纷纷逃离,黑人却高兴,所以他连选连任,市长一当20年!
上任黑人市长克瓦姆.基尔帕特里克(当政6年),因欺诈、勒索、贪污、受贿等24项罪行,被判刑20年。现任黑人市长戴维炳,是退役的NBA球员。据福克斯电视记者斯JohnStossel的报导,这位黑人球星市长也是腐败无能,他坐公家的豪华礼车去“夜总会”多达50次,还把29个亲戚朋友安插到市政府部门。为什么底特律市政府如此腐败却能继续掌权,就因为他们得到黑人的支持,很多黑人不问是非,只问肤色。
而且黑人领袖热衷煽动“黑白对立”,把什么问题都扯到“黑人受歧视”。上世纪六十年代,由于这种煽动,底特律的黑人居民与白人社会发生流血衝突(导致43人被杀,1100人受伤,2900个商店和建筑物被毁),出现美国历史上有名的“白人逃离”事件。缴税最多的中产阶级白人逃走了,底特律的税收和治安更加糟糕。这跟当前黑人执政的南非一样∶曼德拉们推行黑人种族主义,结果白人大量逃离,治安和经济恶化。
所以有人感叹,好在美国黑人只占人口13%,如果像南非那样占多数,美国总统可能就永远是黑人了(在南非看不到白人当选总统的可能前景)。奥巴马是放大版的底特律黑人市长,要昂首阔步把美国带向“破产”之路。幸亏美国总统只允许当两届。而美国下届再选出黑人总统的可能性为零,不再是奥巴马这种左派执政,美国才可能避免底特律式的破产。
奥巴马作为“黑人精英”,虽然高喊要弥合种族之间的裂痕,但他的做法却明显在继续玩“族群牌”以赢得黑人欢心。他曾在演讲中强调黑人在美国受歧视,说黑人男对家庭不负责任(多数黑人男只管日不管养,不择手段的搞大女人肚子就跑了,消失了。70%以上的美国黑小孩由单亲家庭主要是单亲妈妈抚养,不知道父亲在哪)是因为“黑人男子缺乏经济机会”,并批评黑人住的地方公园太少,巡逻警察太少,垃圾管理也不当,一句话,是政府的政策“造成了黑人的暴力循环”。
奥巴马打“种族牌”受到很多批评,因它既不利族裔和谐,更不是美国的真实。事实上,美国黑人在教育、就业、住房等多方面,都从政府(从联邦、州、地方)的政策性规定中,更由于“黑人照顾法案”(即平权法案)而得到特别优待。例如政府照顾房(房价远低于市场价)很多都是黑人获得。在就业和入学上,即使考分或程度相同,但由于“黑人照顾法案”,黑人却被优先录取和雇用。亚裔因为“黑人照顾法案”导致了亚裔虽然学习成绩好,却被成绩差的黑人挤掉大学名额的情形。黑人何止是获得平等,甚至获得了“特权”!给其他族裔带来“不平等”。
奥巴马不仅无视黑人地位的提高(甚至享有特权),更回避黑人本身存在的严重问题。例如,美国常被批评说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很少被提及的是,黑人犯罪占非常大的比重。据2003年美国司法部的统计数字,一千名18到19岁的黑人男子,有21名在监狱中。一千名20到24岁的黑人男子,70个在监狱中。这个比例是白人的7倍。2004年,14到24岁的黑人男性,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但却占全国杀人犯罪的26%。当年美国15%的杀人犯罪,是发生在同样年龄段的黑人之间。
虽然有“黑人照顾法案”,黑人上大学受到特殊照顾,但能够完成大学学业并拿到文凭的黑人,在黑人中只占17%。虽然美国的公立中学和小学都不收学费,并有免费校车接送,但黑人学生的退学率是所有族裔中最高的。美国政府对黑人集中地的城市地区的教育投资,远多于对白人孩子较多的郊区和乡镇地区。这在波士顿、芝加哥、圣路易斯等地更为明显。最典型的是黑人比例很高的美国首都华盛顿(因福利好而黑人云集),政府一年在每个学生身上花了15,000美元(远高于全国平均值),但那里学生的平均分数,却在全美国垫底。
2002年两名美国学者合写出的《黑人自豪和偏见》一书说,据抽样调查,黑人比白人更有“反犹”倾向。有四分之一的黑人甚至相信,艾滋病是白人医生在试验室发明出来的,专为种族灭绝黑人;同时近一半黑人说,黑人社区的毒品和枪枝是美国CIA和FBI提供的,以让黑人自相残杀。该书结论说,“正是黑人对其他族裔的偏见,才导致他们相信别人对他们的偏见。”
detroit 11
美国的拉美裔和亚裔,确实对黑人有“看法”。据美国九十年代中期的民调,西裔和亚裔比白人更倾向认为黑人“靠福利生活”,“不能管好自己的事”。最近的民调显示,44%的拉美裔说他们恐惧黑人“因为他们造成很多犯罪”;在亚裔中,持同感的比例更高,占47%。
奥巴马在自传中提到,他的白人外祖母有一次在等公共汽车时,有个黑人青年不停地、带有攻击性地跟她要一美元。她跟奥巴马说,“如果不是公共汽车来了,我想他会打破我的脑袋”。但是奥巴马认为这是他外祖母对黑人的偏见。
不要说拉美裔、亚裔和白人,连黑人自己也怕黑人。曾竞争过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失败的黑人牧师杰西.杰克森(JesseJackson)在1993年说过一段著名的话﹕“我活到这把年纪,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令我痛苦的了:走在街巷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想到可能是抢劫,但回头一看,是白人,于是如释重负。”
《纽约时报》黑人记者霍姆斯(StephenHolmes)回忆说,1999年他勤工俭学、晚上在纽约开出租车时,“我的宽容和种族团结感每天晚上都接受考验,当衣著特别,尤其是穿著耐克鞋的黑人青年在路边叫车时,绝大多数时候我都不停车……如果我不这样做,一个判断错误就可能要了我的命。”霍姆斯在纽约开出租车时,有两次遭抢,都是黑人青年干的。
奥巴马为什么不敢批评本族裔的丑陋、帮助黑人真正健康起来,却要打“种族牌”?因为他从小就对“黑白”敏感,他在自传中写道:“我的父亲与我身边的人完全不同,他的皮肤像沥青一样黑,我的母亲却像牛奶一样白,我对这一点印象深刻。”但更主要的原因,恐怕是因为奥巴马交了“坏朋友”:自青年时代开始的过去二十年,他一直受到黑人种族主义份子、他的牧师赖特的影响。911美国遭恐怖袭击、三千人遇难后的第五天,赖特在教会佈道时说﹕“我们向广岛、长琦扔原子弹,炸死的人比这次世贸大厦倒塌还多,我们连眼都没眨一下。我们用国家恐怖主义对待巴勒斯坦人和南非黑人,现在我们愤怒,因为人家在我们庭院用了同样的方式。这是美国自作自受!”赖特还在其他佈道时说,是美国政府发明了艾滋病,要种族灭绝黑人,“美国政府给了黑人毒品、枪枝,要残害黑人,却要我们唱‘上帝保佑美国’。不,不,不,上帝诅咒美国!”
但奥巴马却和这麽一个疯狂的黑人牧师保持了长达二十年的“友谊”,情同父子和“灵魂伙伴”。奥巴马结婚,赖特是主婚人。奥巴马的两个女儿成为基督徒受洗,也是赖特主持的。连奥巴马在做出竞选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的决定之际,也是和赖特一起“祈祷”的,赖特简直成了奥巴马的“精神导师”。
在赖特的反美狂热广被批评之后,奥巴马还护著他的牧师朋友,说赖特和他的教会是整体黑人的体现。后来因赖特的讲话直接影响到他本人的竞选,在媒体和幕僚的呼吁下,才不得不忍痛割爱,和赖特断绝关系。但多年来赖特代表的黑人种族主义、黑人受迫害妄想症等心态,早就在黑人中扎下了根,让黑人只会把自身的问题推到别的种族身上,不思悔改。
detroit 10
除了底特律和南非,黑人的成就还有:海地在法国统治时代非常富裕,18世纪欧洲市场上40%的蔗糖和60%的咖啡产自海地,19世纪黑人独立后,海地变成美洲最贫穷混乱的地方。索马里地理位置优越,在英国殖民时代是世界上奢华的度假区和航运中心,黑人独立后就陷入内战,如今贫穷混乱,盛产海盗。津巴布韦是个土地肥沃的地方,在白人统治时期农业发达,有“非洲面包篮”之称,出口大量农产品,但是1980年后津巴布韦黑人推翻了白人统治,这些黑人的智商连农场都经营不好!津巴布韦从粮食出口国变成了粮食进口国,恶性通货膨胀,变成非洲最穷的国家之一。利比里亚曾经有“小美国”之称,19世纪初,美国为安置国内自由黑人,买下这片土地建立利比里亚共和国,利比里亚宪法以美国宪法为蓝本,国家政权体制和机构也都效仿美国,美国还给了不少援助,但是现在的利比里亚是联合国公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Anqi Apponinted Interview Brand with QR Code
Direct Hit at the Wall Street Brand
Commenting by Du Yu
Wall Street Satellite TV Brand
Double QR Code
Law Office of Troy Nader Moslemi Esq Business Card New Front 01
Law Office of Troy Nader Moslemi Esq Business Card New Back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