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万岁

作者:冯炳元

我赞成川普总统说的:警察不能少,对警队的投资不能少,不能没有警察,没有警察就没有太平。作为一个国家,不要讲几亿人或十几亿人,就是一百人,就有一百个思想、一百个行为。不定出一个守则,而由各行其事,就使局面乱七八糟,甚至会打死人。守则就是法律。总统(皇帝)的事情很多,无法管到條條守则,就由警察去管。所以,警察就是国家的器官。没有警察,就没有国家。不論在中国大陆和在香港,甚至在美国,警察強行执法,是难能可贵的。

警察是国家的象征,善良的人们都尊敬警察,希望警察保护自己。我孩童的时候去到广州,不识路,在人海茫茫的大城市里面很怕走失,但是見到警察我安心了,向警察问路,他起码不会骗我。

不論那一个国家,警察都代表那个国家去执法,反警察就是反国家、反政府的行为。但是,个别警也有执法犯法的。对执法犯法的人,应加白重处罚。例如跪死佛洛伊德那个警察,应处以极刑。有人说,佛洛伊德吸毒贩毒三次坐过牢,又使假币。但这都是軽罪,压死佛洛伊德那个警察,不应该这么残忍把他弄死。你只是个警察,你有权可以拉人,但是人家没有武器同你生死斗争,你就没有权把人家压死。所以,事件激发了全国反种族歧视和反警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不过,反警暴只是单个事件,不能将问题扩大到对警察的全体。军队在前方保卫国家,警队在后方保卫国家。前方的敌人是公开的,后方的敌人是隐蔽的,在某种意义上讲,警察比军队更加受敌,因此,给警察的侍遇应该更好。

不論处身在那一个国家,尊重当地的警察,就尊重当地国家的主权。不支持警察的正当执,就是支持判乱。例如香港,反送中明显就是外国人支持判乱,把香港警察的正当执法叫做鎭压,把香港不乱搞到乱。

川普说:没有警察就没有太平。有了警察,要強行执法才有太平,不是有了警察坐在那里,太平就自动到來。太平是警察用血汗或生命換来的。外国的敌人要开炮攻打我们,国内的敌人要破坏我们,作为保护国家的警察,那能文質彬彬去求乞罪犯不作案?所以,強行执法是警察的天份。

有人说:警察执法“过当”。实在,怎样叫做过当,怎样叫做不过当,大概警察学校都讲过了吧!我相信,你犯了法,你不逃跑,警察拉到你,你不反抗,老老实实认錯讲清楚,大概警察不会打你的。但是你逃跑还快过汽车,警察追你追到彪哂汗,有的甚至回过头来反抗、打警察,这样警察还同你讲人情?所以,有的人说“过当”是罪犯自己造成的。如果系我做警察,我不隔远一枪可你过山就从算你大命了。总之,警察照章执法,沒有把罪犯打死、打伤,就不存在“过当”不“过当”的问题,对罪犯的制裁,是警察的权利。

警察个人做錯事,由警察个人负责,不得牵连到全体警察。警队是国家的执法机关,爱国、善良的人们,是不会反警队的。反警队的人,不論怎样说,其本質就是反国家、反政府。带头组织反警察的人,就是要瘫痪执法机关,达到破坏国家、挠乱政府、制造混乱、损害人民的根本利益为目的,必须绳之以法。

Anqi Apponinted Interview Brand with QR Code

Anqi Apponinted Interview Brand

Commenting by Du Yu

Wall Street Satellite TV Brand

Double QR Code

Law Office of Troy Nader Moslemi Esq Business Card New Front 01

Law Office of Troy Nader Moslemi Esq Business Card New Back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