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瘟疫横行人类的历史角度,谈武汉疫情之我见
作者:杜语
Duyu Plate 1
在人类漫长而又短暂的历史上,人类经历的灾难可谓数不胜数,从原始社会时期,人类的祖先在原始森林里就开始了这一受难的历程,诸如森林大火,洪水,野兽猛禽,都会给人类带来灾难,但人类是智慧的,也是勤劳的,人类通过诺亚方舟、大禹治水,通过钻燧取火,男耕女织,艰难迎来了文明的曙光。
一、古代的战争与瘟疫
但文明的到来并不意味着灾难的过去,文明社会也是野蛮社会,因为这个时候人类学会了互相攻伐,学会了互相奴役,部落和部落之间通过战争,不仅杀戮失败者的性命,也学会了把失败者变成自己的奴隶,恣意奴役他们,他们的生命在胜利者看来就是满足自已欲望的工具。
不过,奴隶们也会反抗,古罗马有斯巴达克斯奴隶的起义,中国也有盗跖庄屩的底层暴动,千百年来,这种压迫与反压迫的斗争是贯彻始终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和法国大革命掀开了人类历史的新篇章,从此,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响彻行云,人类的战争和奴役模式也自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尽管新生的资产阶级也去殖民,也去奴役,也去战争,甚至发动了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世界大战,但战争和奴役已不再神圣,自由、平等、博爱终究成了人类的共识,国际联盟和联合国的创立,更为人类之间的战争和奴役套上了层层枷锁。二战后,虽然战争还没有最终消灭,但大国之间的大规模战争再也没有爆发过,冷战也是和平解决,人类的前途为此而显得格外光明灿烂了。核武器,这一最大烈度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不仅没有毁灭人类,反而成了限制人类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堤坝了。不过,这一成就,虽然有恐怖平衡的意味,但更重要的还是美国的罗斯福总统天才的战后国际秩序的重建构想的实施。
人类对战争的克服是值得全人类额手相庆的,在克服了毁灭人类的战争威胁之后,人类最大的威胁就是与战争如影随形的疾病和瘟疫了。据历史记载,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瘟疫黑死病就是拜战争所赐。当年,天之骄子成吉思汗西征,势不可挡,可是,在1347年蒙古大军攻打黑海港口城市卡法(现乌克兰城市费奥多西亚)时,却意外地久攻不下,于是就把身染瘟疫的大量尸体抛入城中,这样,城是轻松拿下了,但瘟疫也随着弃城而逃的亚欧商人传到欧洲,首先从意大利蔓延到西欧,而后北欧、波罗的海地区再到俄罗斯,空前的大瘟疫使欧洲丧失了几乎三分之一的人口。
中国历史上也屡次爆发大规模的瘟疫,导致三国时期曹操赤壁战败的关键因素就是曹操军中发生了瘟疫。《三国志-魏书-武帝纪第一》中就明确记载曹军“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说明曹军虽在赤壁大战中败绩,但并没有因此一败涂地,而真正迫使曹军败走的原因无疑是“大疫”。
导致明朝灭亡的众多灾难中,最关键的因素之一也是明末发生于1633年的山西,并于1641年蔓延到北京周边地区的鼠疫。这次鼠疫,至1643年底,更是发展至传播力和杀伤力更强的肺鼠疫。1644年春,鼠疫甚至在北京大为流行,累计造成该地20-30%的人口死亡,出现了“人鬼错杂,日暮人不敢行” 的人间地狱景象”。
 
二、近代以来的战争与瘟疫
近代以来,中国备受列强的侵凌,战乱不断,这也为大规模的瘟疫创造了条件。1855年中国云南首先发生了大型鼠疫,1894年广东又爆发,并传至香港,甚至印度。1910年东北也爆发过大规模的鼠疫,造成了极其惨重的灾难。据记载,仅香港这次鼠疫,就历经几十年,波及几十国,造成了百万人以上的死亡。
但和古代人类历史上的大规模瘟疫不同的是,近年来中国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却也于2003年爆发了非典,于目前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过,这些现代瘟疫尽管来势汹汹,可在中国政府的坚强领导下,还是在没有造成很多人员死亡的情况下克服了或正在克服。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都坚信,一定会在短时期内战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
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不能不归功于中国政府超强的组织动员能力。尽管这种能力在一开始尚未完全启动时也有种种失误,不尽人意,但一旦这种能力开始启动,就展现了强大的魄力,其组织动员规模已不亚于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了。试想,作为一个拥有十四亿人口的大国,不仅在超过一千万人口的瘟疫首发城市采取了封城的断然措施,而且还在全国其他几十座大城市,几百座中小城市也采取了部分封城或隔离措施后,全国十几亿人还能做到危而不乱,自觉主动,这不能不说是人类抗击瘟疫史上的奇迹。
三、最后的战争与人类共同的努力
这次疫情的克服或正在克服,还离不开世界各国的无偿援助,正所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瘟疫虽然是残酷的,但各国人民的情感和国际主义的精神确却是温暖的。一衣带水的邻国日本,虽然历史上曾犯下了种种错误甚至罪恶,但这次也是积极援助,美国,虽然刚刚和中国打了火药味极强的贸易战,但瘟疫到来时也不吝支援,特别是美国的制药公司还免费献出瑞德西韦(Remdesivir)这种极有可能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有特效的新药。其发明人在得知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了该药的一些应用专利后,还表示:先免费治病,再考虑后面的问题。不能不说其境界还是令人钦佩、动容的。
据说,“2月6日,泛城资本董事长,“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发微博表示,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发明者 Gilead svp Mike Wulfsohn 谈及对于Remdesivir 的定价,他说以Gilead的公司文化,在当前情况下绝不会看重赚钱,先免费治病,再考虑后面的问题。并且公司已经开始提前生产,不再等待临床试验,以方便随时大规模使用药物”。
其他各国,如俄罗斯、巴基斯坦、德国、法国等等大小几十个国家也都紧急运送来了各种急需的战略物资,并派出专家,贡献各自的研究成果或表示开启、加大研究力度,从而使古代与战争如影随形的瘟疫成为化解各国之间矛盾,增强各国人民友谊的触媒。人类最后的战争,也不再是划地为牢,以邻为壑,不再是攻城以战,杀人如麻,而是人类共同抗击天灾人祸,特别是人类至今还不能掌控的病毒和瘟疫给人类造成的灾难甚至恐惧的共同的事业和使命。
Duyu Plate 2
Duyu Plate 3
 
 
101923696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