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梦雨

IMG 8987

前言:每每看完曹禺先生的话剧《雷雨》都会十分伤感,总是想“善良的人最终有好的命运,人们才会向往做好人。“由此产生了给《雷雨》写续篇的想法······

 第五幕

 

     天亮了,雨停了,小鸟在叽叽喳喳地叫着,花园里的花经过雨水的洗涤变得艳丽了许多,经历了一夜暴风雨的周公馆暂时安静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场景:周萍书房)

晨光透过白色素雅的绣花窗帘,柔柔地照进书房,窗户的正对面是一个红木书架,书架的最顶层摆放着一个雕工考究的猫头鹰,猫头鹰圆圆眼睛里流露着少许忧郁的神情,书架下几层放着大多是经济类的书,房子的正中央是一张长方形红木书桌,书桌上有一个精致的碧绿色玉底台灯,周萍趴在书桌子上,或许是鸟儿的叫声吵醒了他,他慢慢的睁开眼睛,然后直起身来,缓缓地看看四周······

周萍:(自言自语到)这里好熟悉啊!是做梦吗?这是哪里啊?(惶恐焦虑地)凤······凤,四凤!(颤颤巍巍的在房间中晃动着。)

(仆人上)

仆人:大少爷!大少爷!你醒了!

周萍:我 ,我这是在哪里啊!

仆人:大少爷,你在你的书房啊!

周萍:书房?(迷茫的)

仆人:是啊!(试图提醒地)这是你的书房。

周萍:这不是在做梦吧?(仍然迷茫的,像是问仆人,又像是问自己)

仆人:大少爷!你没有做梦,这是你的书房!昨晚老爷吩咐,让我们不要打扰你。

周萍:我…我不是用枪自杀了吗?(迷惑的)

仆人:好在枪走火了,子弹打在书架的右下角上了,老爷已请大夫看过了,说你没受伤估计你是又累又受到惊吓所以才会趴在桌上睡着了!大少爷!你没事,你还活着!。

周萍:为什么?我为什么没死呢?(大声嚷着,面部筋肉抽搐,整个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周朴园闻声进入房间)

周朴园:(面对仆人)不是让你们不要打扰大少爷吗?

仆人:爷,是大少爷叫我来的。

周朴园:喔。那你先下去吧!(转身,上前一步,拍着周萍的肩)孩子,幸好你没事。

周萍:(忽然的)四凤,四凤呢?

周朴园:哎!她被电死了!

周萍:死了?(惊愕的大声)不,不,她不会死!

周朴园:哎!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毕竟她是侍萍的女儿,喔!对了,论理来说你还是她的······(说到这里突然意识的有点不对马上停止说话)

周萍:(大声的像发了疯似悲痛欲绝的哭笑着)哈哈哈!······哈哈哈!

周朴园:(面带惊慌和焦虑的摇着周萍)萍儿······萍儿!(提高声音)萍儿!

周萍:(面部有点狰狞地看着父亲悲哀的)哼哼哈哈!······你!你,你是想说,论理说我是四凤同母异父的哥哥吧?······ 哥哥!这多可笑啊!(抱头痛哭)

周朴园:(有点尴尬的)我也是才知道啊!

周萍:(满面泪痕的大声地)四凤,四凤是一个多么纯朴又善良的好姑娘啊!······ 不!她,她不该死!······ 是我,是我这个所谓的哥哥毁了啊!我是罪人!罪人啊!该死人是我啊!(捶胸顿足的)我该死······我该死(自己狠狠地扇着自己的脸)

周朴园:(急忙上前制止,难过无奈地)我年轻时,是做了糊涂事······但我一直对你很好,很爱你啊!你是我的希望······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啊!四凤已经死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周萍:(哀怨地)过去!······哈哈过去!怎么可能啊!(大声哭诉)四凤啊!是我害了你啊!

(繁漪上)

繁漪:你们还在吵闹什么?折腾了一个晚上还嫌不够啊!

周萍:(不加理会继续的)我才是真正的罪人!罪人!······我,是我,是我害死了她!(又抱头痛哭)

繁漪:(面向周萍语气温和的) 萍,这不是你的错,没人能怨你的。

周萍:(大哭大喊着)该死的人是我啊!(然后又大笑)哈哈!哥哥!哥哥!       (突然不哭不喊也不笑了,面部诡异地)······嘘!你们听!你们听!四凤,四凤在叫我呢!是四凤的声音!没错是四凤!(猛地站起来)凤,四凤!(往外冲去)

周朴园:(一愣)快!快,快拦住他。这孩子现在脑子不清楚!。

繁漪:闭嘴!不要乱说。

周朴园:(像是根本没听到繁漪的话)该不会真的被刺激的脑子坏了吧!

繁漪:(愤怒的大声)周朴园!(去追周萍)